样啪嗒一声掉进了坑

AKF

记录者与猎人(十四)

第十四章

 

早晨天刚蒙蒙亮Dean就醒了过来,明明平常没有案子他可以一觉睡到中午乃至于下午的,最近却莫名其妙的七点多就会醒过来,他不傻,很快就想到了大概是受到某个小混蛋的生物钟影响,他轻叹一口气翻下床去洗脸。

边刷牙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想着Sam现在大概在干着同样的事,这让他嘴边泛起一丝傻笑,他不会跟Sam抱怨这些事情,他们一起醒来一起入睡,哪怕是突如其来的小腿抽筋都让他觉得自己和sam的联系更近了一些。

 

吃早饭的时候他问了Bobby关于那本记录者日记的事情,BOBBY仿佛并不知道这本书的存在,说那是去世的猎人朋友留给他的书,好多他都没来得及看,Dean一边把蜂蜜浇在热乎的华夫饼上一边拿纸笔记下了那位去世猎人的原住址,Bobby说他的儿子还住在那里,但在父亲死亡后就不再猎魔了。

 

九点之后Dean正坐在Impala里看着手里的纸条,一如既往的在靴子里藏了把匕首,皮衣外套的夹层里有一个自制枪托里面放着John十六岁那年送他的枪。就算不是狩猎他也习惯性的带着他的这些老家伙,它们(加上Impala)对Dean来说有如亲密的故友,一起出生入死,Dean靠它们一次次化险为夷。

 

到达纸上的地址时正好是中午,他找到了那栋老房子,周围杂草横生,看起来像是房子的主人彻底放弃了整理它。他下了车上下打量着这栋房子,一只手按住藏在侧身的手枪小心的靠近着。

 

     前院虽然杂草丛生仿佛没有人住,但门口堆着的看似新鲜的垃圾却又在显示着有人住在这儿。Dean按了按门铃发现已经坏掉了,转而开始敲门。。

      大约敲了有五分多钟门才被缓缓的打开一条缝隙,露出一张阴冷苍白的脸,胡子拉碴,“有事?”男人声音沙哑而颤抖,感觉已经许久没有开口说话了。

“你好,我是Dean,一个猎人,想...”Dean非常确定在对方听到猎人两个字之后便迅速的关上了门,还好Dean眼疾手快挡住了,“Bobby Singer给我的你的地址。”他赶忙补充道。

     明显感到抵住门的手松了下来,房内的男人叹了口气推开了门。“就站在这里说。”他语气软了一些,Dean赶忙掏出Mike的日记,“这本日记,你的...父亲是在哪里得到的?”他有些局促不安的打量这眼前的男人,看起来也不过2,30岁,眼里却没有一丝生气,在Dean看来有如行尸走肉一般。

      “我父亲已经过世了,我不知道。”拒绝的语气强硬坚决,但Dean不打算就这样放弃“哪怕一点点线索都行。”他仿佛还能隐约看见男人曾经做猎人时健壮的肌肉,想着他父亲的去世给这位猎人带来了多大的打击。

     “你知道,我愿意跟你讲话是因为Bobby在我父亲的葬礼上帮了我很多忙,但恐怕你得自己另外想办法了孩子。”此时他的语气又听上去异常疲惫。

     “我很抱歉你父亲过世了,但这件事对于我非常重要,对于我弟弟也是。”他用上了自己最诚恳的语气。

“你弟弟?”男人看向Dean。

“嗯?嗯,我弟弟,我要找到这本日记的作者,才能见到他。”Dean努力让自己显的单纯又可怜,‘总的来说他也没有说谎吧,这确实对于他和Sam都很重要。’

“我有一个姐姐”男人突然说道,“但她对于打猎厌恶到骨子里了,父亲的葬礼她都没有来。”两人就这么尴尬的站在门廊上,Dean无奈的挠了挠头发。

“你弟弟叫什么?”男人又问。

“Sam,他叫Sam。”Dean乖乖回答道,感觉自己背后热的出了一层薄汗。

“那本日记,给我看看吧。”

Dean递过去,男人翻看着书的尾页和书脊然后转身消失在了身后房间的影阴里。一会儿拿着一本手写的电话本出现了,“这是我父亲和我,以前用的联络薄,这里。”他指给Dean看其中的一页,左下角的地方写着一个小小的M.a,然后是一串电话,那是个固定机号。

Dean记下了号码准备离开时又被男人叫住了,“你会见到你弟弟的。”Dean回头招手表示感谢却又在男人眼里看到了满满的无力和悲伤,那种看不到一点希望的哀伤Dean一直都难以忘记,直到他也体会到那种肝肠寸断的疼痛那天才恍然明白过来其中的意味。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