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啪嗒一声掉进了坑

AKF

丢你jj膘!(我只是画不来手:)

sammy口才一如既往的好

你为生存做些什么,我不关心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英]达纳.佐哈 伊恩.马歇尔


你为生存做些什么,我不关心;我想知道你的渴求,你是否敢于梦想去满足内心的渴望。

你的年龄有多大,我不关心;我想知道,为了爱,为了梦,为了生气勃勃的奇遇,你是否愿意像傻瓜一样冒险。

是什么磨圆了你的棱角,我不关心;我想知道,你是否触碰过自己受伤的心,是否因生活辜负过你而变得豁达,抑或因为害怕更多的痛苦而变得消沉和封闭。

我想知道,你是否能痛苦着我的痛苦而不是避开它,躲着它。我想知道,你是否能欢乐着我的欢乐,是否能狂舞一曲,让快乐溢满你的指尖和脚趾,而不是告诫我们要小心,要现实,要记住做人的局限。

你说的是真是假,我不关心;我想知道,你是否为了忠实于自己而敢于令他人失望,是否能承受背叛的指责而不出卖自己的灵魂;是否能做到诚实可靠从而值得信赖。

我想知道你是否能领略美是否因为生命的存在而追溯生命的起源;我想知道你能否身处逆境,却仍然站在湖边,对着银色的月光喊道“真美”。

你在哪里生活、拥有多少金钱,我并不关心;我想知道,在一个悲伤、绝望,受到严重伤害的夜晚之后,你能否重新站起来,为孩子们做些需要的事情。

你是谁、何以成为现在的你,我不关心;我想知道,你是否会同我一起站在火焰的中心,毫不退缩。

你在哪里受的教育、学了什么或者同谁一起学习,我不关心;我想知道,当一切都背弃了你时,是什么在内心支撑着你;你能否孤独地面对你自己,是否真正喜欢你在空虚时结交的伙伴。



=======================

  
  It doesn’t interest me what you do for a living. I want to know what you ache for, and if you dare to dream of meeting your heart’s longing.
  
  It doesn’t interest me how old you are. I want to know if you will risk looking like a fool for love for your dream, for the adventure of being alive.
  
  It doesn’t interest me what planets are squaring your moon. I want to know if you have touched the center of your sorrow, if you have been opened by life’s betrayals or have become shriveled and closed from fear of further pain.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sit with pain, mine or your own, without moving to hide it or fade it, or fix it.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be with joy, mine or your own; if you can dance with wildness and let the ecstasy fill you to the tips of your fingers and toes without cautioning us to be careful, be realistic, or to remember the limitations of being human.
  
  It doesn’t interest me if the story you are telling me is true.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disappoint another to be true to yourself; if you can bear the accusation of betrayal and not betray your own soul.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be faithful and therefore be trustworthy.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see beauty even when it is not pretty every day, and if you can source your life on the edge of the lake and shout to the silver of the full moon.
  
  It doesn’t interest me to know where you live or how much money you have.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get up after a night of grief and despair, weary and bruised to the bone, and do what needs to be done for the children.
  
  It doesn’t interest me who you know or how you came to be here. I want to know if you will stand in the center of the fire with me and not shrink back.
  
  It doesn’t interest me where or what or with whom you have studied. I want to know what sustains you from the inside when all else falls away.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be alone with yourself and if you truly like the company you keep in the empty moments.

(在豆瓣上找到的全文

那些我们没谈过的事

CP:Dean/Sam

赎罪是Sam winchester如今还勉强活着的理由之一,另一个就是他哥。他这条命是自己哥哥用命换来的,得到了第二次生命的机会,他是不是真的想要那就是另外一说了,然而这第二次的机会他显然也没有用的太好,染上了血瘾还打开了地狱之门,地狱之门打开的那天晚上,Dean抓着他的肩膀说‘我们能一起解决这个的。’他差点就要相信了,因为哥哥的声音听起来和往常一样的可靠,只是,他那样说的时候还不清楚Sam的一些小秘密和他们到底惹下了什么样的乱子。

所以现在,当谎言被撕裂在Dean眼前,他在Dean的眼里看到的是满满的失望和背叛,那眼神刺痛了他,不过他随即又想到Dean受的伤要远远多与他,只得默默咽下喉咙里一切的话,接下来的几天里两人也几乎在沉默中度过,Sam被复杂的情绪和思维困扰着,Dean显然也没有倾听的心情。白天的时候他们经常沉默的赶路,其他时间他们会假装更专注的埋首于工作,停下来吃饭的时候Dean也显的神情阴沉,看起来在努力抑制他体内聚集的愤怒,而Sam也一直沉默着,Dean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他也许从来不曾了解过他的弟弟。

他们这样在沉默中开车出行仿佛已经过了好几天了,Sam 会时不时的走神回想一些年少时的事情。
   他想起在他14岁的那年,他和Dean所读的学校的举办了一场迎接暑假的party,他们会在三天后离开,所以Dean接受了这个邀请。高年级的聚会,不知怎么的,这一次他决定带上Sam,所以那是Sam拥有的为数不多的年轻人间的聚会经历。

   他和Dean是走着去的,Dean说自己可能会喝酒便把impala停在了家庭旅馆,sam穿的很简单,一条牛仔裤和一件Dean的衬衫,穿在他身上有些大了但那是Dean给他的。和其他party一样那里充斥着音乐、零食和疯狂的年轻人,Dean很快就被其他人拉走了,当他再次回到Sam身边时sam已经喝的晕乎乎的了,他任由Dean拉着他走出了那栋白篱笆房子,要不是他醉着大概会为dean如此亲昵的动作而微微脸红,但另一方面他又太习惯于让他的大哥照顾他了,“我感觉不是很好。”他闷闷的说,夏夜的凉风让他清醒了些,反胃的感觉也更加明显。
“那些红色的饮料是掺了酒的小屁孩,你到底喝了多少”
他试着压下胃里的翻滚,满是怨念的抬头看了一眼Dean,然后他看见了另外一个Dean,这个dean正温柔的望着他笑,脸在月光下朦朦胧胧的,他也喝了一些酒,但没有sam醉的那么厉害。
“我想吐。”sam又埋下头。
“那就吐出来。”dean扶着他。
sam只是傻站着,仿佛没听懂哥哥的话,Dean轻声叹了口气,扶住sam的头,帮他把头发理到耳后,“把手指放进嘴里。”dean说。
“啊?”
“这样”他轻轻举起sam的两根手指适意他把手放进嘴里压住舌根,他皱着眉头,没有行动,不想在dean面前吐出来,就算更年幼时已经在dean面前吐奶尿床过不知道多少次了但现在不一样了,他已经长大了。
“嘴张开。”Dean命令道,却语气温柔。Sam记得dean刚把手放进自己嘴里他就吐了出来,而dean则轻拍着他的背,还在回家的路上给他买了苏打水漱口。
现在他在旅馆的房间里难受的抱着马桶把胃里的东西吐了个精光,头发粘在脸上很难受,但这些Dean都看不见也不会在乎,他在另外一个房间,他们租了两个房间,Sam坐在厕所的地板上嘴里啤酒和食物的味道残留不去。

终于,Dean说‘我们还是分开比较好,我们分开时才更强大。’但Sam听到的是‘我受够了你再拖我的后腿,而我已经不能再相信你了。’无论是哪个,Dean都说的够清楚了,所以sam只能收拾好行李离开。

后来兜兜转转,兄弟俩还是回到了彼此身边,再后来一些年轻点的那个wincherster牺牲了自己换回了整个世界,他想要哥哥过上他没有机会拥有过的平凡生活,所以Dean回去找到了Lisa和Ben。

 

   Ben从高中毕业舞会回来的那天晚上走路都七倒八歪的,Lisa已经睡了,所以Dean留在厨房给他泡了一杯解酒茶做了一个三明治,Ben边嚼三明治边傻笑。

“你个傻小孩。”Dean给自己倒了一杯啤酒,坐在了对面。

“你第一次喝醉是什么时候?”Ben含糊不清的问道。

“我可不会儍到让自己被灌醉,”Ben挑了挑眉毛,“不过我记得Sam第一次喝醉的样子。”Dean继续说道。

“Uncle Sam?”Ben放下了手里的三明治,“我喜欢听你讲他的事。”

“你把面包屑弄的到处都是,明天Lisa会发飙的。”Dean不紧不慢的。

“我今天毕业舞会,妈妈才不会计较,快,说Uncle Sam.”他催促道。

“在他,在Sam还没有长到和长颈鹿一样高的时候,我和他一起去了一个同学的Party,他天天都在学校旅馆两边跑,都不花时间出去玩,所以我想着可以在离开之前带他去放松一下。”Dean用餐巾纸把面包屑都扫进了垃圾桶里。

“他喝醉了,对吗?”Ben问道。

“他一直是个固执的小孩,试图和我们的父亲作对,但我知道他其实很听话,拿喝酒这事来说,父亲说不能喝,他就不喝,所以当他第一次一杯又一杯的被灌了那混了威士忌的饮料的时候,”Dean的嘴角露出了微笑,他顿了顿,“我拉他走的时候他几乎整个人挂在我身上,”

“然后呢?”

“然后他吐了一些在我裤子上,我把他背回去了。”冰凉的啤酒滑过他的喉咙,“我嘲笑了他一段时间而他坚称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他回忆起往后无数次和Sam一起喝酒的画面。

“瞧,这就是我一直想有个兄弟的原因,你们照顾对方,这样很酷。”Ben把盘子放回水槽里,“我要去睡觉了,晚安Dean。”

“晚安,Ben。”Dean坐在空寂的厨房,独自喝着剩下的啤酒,随后又起身从冰箱里又开了一瓶啤酒放在了自己对面。

弟弟的名字被dean混着啤酒一起咽下,胸口一阵冰凉。


工画師莲羊:

最近在研究为什么之前国内岩彩几十年发展如此缓慢、甚至被其他专业给定义为“工”非“艺”,原因之一:大家只在强调岩彩材料多棒质感多棒,但构图、配色、形准、空间等基本的作品构成要素都差强人意。这是岩彩目前给大家造成的最大误区。就是中了岩彩的毒,忘记自己是在画画,却不知在堆材料,美其名曰当代艺术。

配了几张院展作品,材料也是岩彩。这些作品,至少是一幅好画,材料是其次。

记录者与猎人(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这里用来搭建温室结构的树干有着烟草一般干燥好闻的气味,刚进去的时候空气中会拂过清新的香气,越往里走便混入越多种类的香味,却并不刺鼻,每天午饭过后Sam都会随着Laura来到这里照顾那些稀奇古怪的植物,他喜欢跟Ann聊天,这让他感到平静,而且他已经在这里看见了至少三种以前只在书籍里见过的古老植物了。

“这些植物,喜好的气候各不相同,要怎么让他们在同样的环境下一起生长呢?”Sam翻看着旁边的植物百科和讲园艺的书。

“有些问题当你仔细去看也许就能发现答案了。”Laura引着Sam底下身子,他仔细的观察着这一株株植物,它们周围的空气有着几乎微不可见的小小缝隙,每一株都自成一体,在自己的小空间里悠闲的生长,Sam伸出手去靠近那些植物便能感受到微妙的温度和湿度差,“真是神奇,”他感叹道,“这种分割空间的魔法没有想过还能用来种花。”

“正确的使用方法很重要,无论是什么能力。”Laura递给Sam一个花洒,他小心的灌溉着那些柔嫩的绿叶。

“这些种子并不是都能在市场上买到的,”Sam充满好奇的看着Laura等待着回答。

“ 我也认识一些女巫朋友,她们并不都是坏人。”Laura笑着回答Sam。

“但是Dean说过.......”Sam刚想反驳,Laura又开口道:“Dean不一定总是对的,你得学会真正自己来思考问题Sam boy。”

 

第三天的傍晚Sam和Dean正浑身汗臭的躺在草地上休息,他们练习了一下午的格斗,Sam不是什么文弱的书呆子,但相对于Dean来说还是有一定距离,哥哥轻而易举的牵制住他的动作让他有一点不爽,但他学的很快,被攻击到到的地方也绝不会让Dean攻击到第二次,他享受着这样纯粹的和哥哥在一起的时光,咸咸的汗水流过脸颊,发尖被打湿了而变得弯曲,泥土和青草的味道更是比地堡的砖土要让人舒服100倍,他们孩子气的打闹着直到肚子饿的发出抗议才回到屋里。

 

晚饭的时候Ann过来了。

 

Sam草草的吃完饭洗好了自己的餐具要上楼洗澡,他不停的告诉自己应该给Dean多留一些时间让他和Ann待在一起,他占去了Dean太多的时间,下午的时光很美好,但Dean和他不一样,Dean还需要其他的东西,比如女孩。

 

Sam洗完澡的时候Dean正百无聊赖的坐在他的床上等他,旁边是一个纸包裹,“你怎么在这?”他无视了床上的包裹转身去拿了件T恤套在身上。

Dean用眼神指了指那个包裹,Sam这两天忽冷忽热的态度让他有些受伤,但他依旧笑着看着Sam。

“这是什么?”Sam坐回了床上,大腿挨上了Dean的。

“打开看看就知道啦。”Dean的笑容让Sam的心跳加快,他开始有些期待了。

“给我的?”他伸手开始撕开那个包的严严实实的方盒子。

 

素净的皮纸下是一个小盒子和一个小袋子,小盒子里面是个小小的黑色的手机,“想着你总要用,虽然我们两可能用不太上,但是我在里面存了爸和Bobby还有Allen的电话,为了以防万一也存了我的。”Sam像捧着珍宝一样捧着这个小小的手机,Dean又拿起一旁的小袋子,“这又是什么?”Sam疑惑的问道。
    “伍德斯托克,音乐节啊!Brother!”Dean把一袋子的东西倒在了床上。

 

床上散落着头绳和印着摇滚乐队成员的T恤,sam不解的看着Dean,“我们要去音乐节?”

 

“音乐节会有很多很酷的乐队,音乐!啤酒!美女!sammy,做为全天下最好的哥哥这么会不带你去呢!”

   “Dean,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一样渴求美女。”sammy闷闷的说,Dean笑了,拿起一件印着弗洛伊德的T恤在sam身上比划着,“你会的,等着吧,就在不远的将来,你就会觉着有时候女孩比老哥重要。”    “我和你才不一样!”sam不满的回答着,他看了看Dean又问道“那你呢?”

“我什么?”Dean又开始把床上的东西给收到旁边的小桌子上。

“你觉得什么时候女孩比我重要?”sam故作轻松的继续问道。

Dean抬起头看着Sam,“任何时候我都会把你放在第一位。”突然认真的回答道。

“你这人说话真是前后矛盾。”sam小声的反驳,听见Dean那样讲他可开心了,却努力抑制着上扬的嘴角,也许他才是最矛盾和最心口不一的那个。  

 

     他大概是傻了才会答应Dean的要求允许Ann给他编了辫子还穿上那傻不拉叽的衣服,而Dean激动的把他的头发上涂满了发胶又把发尖喷染成了深蓝色。这样的Dean坐在Impala里更加吸引人眼球了,他不像是歌迷而像是摇滚明星本人。

 

音乐会现场人山人海,到处都是长发的嬉皮士,也有肌肉男和各种男人女人,Sam开始渐渐好奇起来,他看着周围各式各样的人们,嘈杂的谈话充斥着双耳,咸咸的汗水混合着空气中奇怪的烟草香以及啤酒味形成了一股对于sam来说前所末经历过的奇妙氛围,特别是,在如此嘈杂的地方,身前的Dean紧紧的握着他的手腕,Dean的手温暖干燥,引领着他向靠近舞台的方向走去。                                                         

 

   等他们站定位置,Dean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两杯饮料,Sam的那杯薄荷叶混合着汽水在他手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Dean的那杯可乐上面还盖着一层已经融化的差不多了的冰淇淋,看起来就甜的不行,Sam仿佛光看一眼就已经在舌尖尝到甜味了,他赶忙低头感激的喝着自己的气泡水。“我拿的都是没有酒精的饮料。”即使就在身边Dean也得大声喊出来Sam才能听清楚,“谢啦,Dean。”他抬头对着Dean的耳朵说道。音乐开始了,那些Sam从来没有听过的曲调把他和人群都连接在了一起,仿佛整个草地上的人都变成了一个整体,同样的歌词从不同的嘴里哼鸣成调,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整齐,充满了力量,那是Sam没有感受过的感动,他回过神来的时候Dean搂着他的肩膀,用手里的杯子轻轻碰了一下Sam的,他底下头停在Sam耳边,热气从耳尖滑过,然后sam听见Dean说:“生日快乐,babyboy。”Dean说的很小声,这是只说给sam一个人听的,很轻,但Sam听的很清楚,即使Dean已经再一次站直了他仿佛还能感受到哥哥留在他耳畔那两秒都不到的温热气息。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Dean拉着Sam从人群里慢慢的往外挤,“还没有结束呢。”sam大声询问着Dean,“我们还有其他事要做呢!”Dean头也不回的回答。

 

不久后他们来到了先前停车的地方,Impala和夜色几乎要融为一体了。Dean发动了汽车,向着音乐会的另一边驶去。

“我们要去哪?”Sam张望着,这里不是回城里的方向,很快Dean把车停在了一片空地上,他们只能隐约看见远处音乐节现场的微光。

“下车吧。”Dean的语气愉快轻松,Sam满头雾水的下了车,他的目光跟随着Dean,看见他从后车厢拿出了许多烟花。

“Dean!”sam像个六岁的孩子一样欢呼出声,“我们要放吗?”他惊喜的看着Dean,在Dean点头的时候接过哥哥手中的打火机。

Sam看着Dean点燃了最大的那盒烟花的引线然后快速的向他的方向跑来,刚刚站定第一簇便旋转着冲向天空,在黑夜里沉寂了两秒便呼的炸开,照亮了兄弟俩头顶的那片天空。

Sam盯着天空中的烟花出了神,Dean看着身旁的弟弟,那个笑容是他想要守护一辈子的。点燃最后一盒烟花的之后Sam向Dean的方向跑来但是他没有停下而是直接冲进了哥哥怀里,“谢谢你Dean,这是我过过最棒的生日。”Dean愣神了一秒也回抱着自己的弟弟。

Sam抬起头正好撞进Dean墨绿深邃的眼眸里,漂亮的他几乎移不开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