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啪嗒一声掉进了坑

AKF

好吧我们来说说“原谅”

分析的很好了

Hello, Sunflower:

【文后补充:很高兴有Dean girl能够理解我的意思,我不是Dean hater,我能够理解Dean的痛苦,也能够理解Sam的失望,但,即使dean很痛苦,sam依然“可以”失望,至于不能理解我的意思的人…………随便吧。写这篇已经很花费时间了,没有精力再去跟人争论“你这是在黑Dean你就是对Dean不公怀恨”,haters gonna hate,我桌上还有虾要剥。


还有,我是一个人,人就有主观性,我无法做到“绝对公允绝对正确”、在所有细节上讨所有人击掌欢喜,请别那么要求我。


以上。】


--------------------------------------




好吧我还是具体写一下我对SPN 914“呜呜呜好虐心哦Sam你快原谅你哥哥啊他是真的爱你”的想法吧。




首先来说说Sam为什么会生气——


我不认为Sam在“生气”。


他平静地说出这些话,甚至笑着,不求理解,只是阐释,这不是“生气”。如果还有人勉强记得以前的Sam是什么样的人的话,就会意识到这不是他“生气”的态度。Sam曾经的性格标签是“angry”,他生气的时候会大喊大叫、打包走人、直接动手,他的愤怒方式属于“我要把我的想法捶进你脑子里去”、“听我说听我说听我说”、“快明白我的意思”。


他不玩“讨厌你哟快来发现我正在一旁情绪不好快来讨好我求我原谅”,他从不玩冷战,而这也不是冷战,他只是划出两人之间的界线,并不在“我不会在这件事上原谅你”之外的任何地方(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找由头撒气——因为他没生气。(现在闹脾气的恐怕是Dean,因为他对这情况十分茫然,且不得其路而出。他也不熟悉这样子的Sam。)




转回正题。


如果要我为Sam的一生定个主题,那一定是“free will”。他想要的东西也简单:自主选择,不伤害他人。


偏偏他注定得不到。他从婴儿时起就被地狱预订,身不由己,屡战屡败。还是孩子时,他想要家人不再继续颠沛不安命悬一线的生活,大失败;他想要看重他所擅长的才能的学习与工作,想要一段稳定的感情,大失败;他想要家人朋友平安,众所周知的大失败;他想要保持人性、保持自我,手上不沾任何无辜者的血,从头到尾都是大失败——还记得他第一次彻底失去free will是什么时候吗?214被Meg附身,借他的手杀了猎人旧识,就在前两集他刚逼Dean立下誓言“如果我变成了什么不是我的东西,你一定要杀了我”。Lucifer在S5季末成功附身后的第一件事也是给他一一指认并一一杀死了那些他曾认为是朋友实际上却早被附身安插在他身边诱导他、监视他的老师、同学、女孩(包括杀死Jess的也是他的大学室友,原本安插在他身边来诱惑他“学坏”)。Sam Winchester这个人知道自己的存在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违背他自己的意愿变成另一种“东西”,满手主动或被动的血腥,这种异化的恐惧贯穿了他的一生,人总有比死更害怕的东西,而这就是他比死更害怕的东西。




"If I go with you,can you promise that this time it will be final? That if I’m dead, I stay dead. Nobody can reverse it,nobody can deal it away… And nobody can get hurt because of me.”——这就是他死前唯一在意的。




很多fans都认为前五季很完整,应该完结了事,为什么?因为前五季算是一个完整的人物发展进程:Sam从一个深陷恐惧的被操纵工具变为找回自主权、拯救世界的英雄,Dean由一个盲目护犊子、性格里有软弱缺陷的保护者变为直面失去及其痛苦的幸存英雄;他们之间由种种不信任转为相互信任:Dean信任Sam的选择,Sam信任Dean的理解。


这些来之不易的东西都在后面被重新打碎了,老调重弹这几年,他们不累观众我都累了。


瞧啊,Sam失去灵魂,失去理智,失去自信心,失去free will,他又回到了“异化”这条老路,一条道走到黑,走回了被附身杀人的旧日美梦中。


他为之痛苦,不能“cut it out”,不能“嗬嗬嗬那我们就忘了这件不愉快的小事继续一起愉快地玩耍吧~”,不,他宁愿去死。




在这件事情上,责怪他的fans的态度和Dean一致:我错了,Kevin的死都是我害的,我承认了并一直在努力弥补他,所以,就原谅我吧。


还记得Sam是什么样的人的话,应当能理解他那句“你想去可以去(为Kevin复仇来弥补),但问题并不在这里”。问题怎么会在“Sam认为Dean害死了Kevin”?在“三米·都是我的错·温彻斯特”心里,没有那种选项。


Sam要Dean对他free will的尊重和理解,要的是Dean对他做出的选择的信任。


洋妞有句话很有意思:“如果这场附身是一次强暴,Gadreel是直接施暴者,而Dean就是按住Sam四肢的帮凶。”即使Dean误认为这次强暴是一次治疗,但他是在Sam已经表明“我不想要”的情况下,无视了他的本人意愿。


爱是爱不假,错,它还是错。爱不是犯错的免罪牌,“我们是家人我是为你好我依然爱你”不是对错误本身的反省。


Sam并不是一开始就排斥交流、紧闭门扉。他任由Dean离开他(并不是”Sam离开了Dean“),希望他自己想明白这个,好吧Dean没有;他等待一句道歉,好吧Dean岔开了话题;他试图交流,Dean回道:“I'd do it again”。


反省过的错误,可能还会犯第二次;而连反省都没有的错误,必定还会犯第二次。


情形如此,原谅或是不原谅,是看受害者自己愿不愿意犯贱的事。




我个人非常高兴看到Sam选择不妥协,不仅是作为一个Sam fan,而且也是作为一个兄弟fan。


上面也说过了,连反省都没有的错误,必定还会犯第二次。不说远了只来看看Amy的例子,Dean干净利落地杀了Sam的小初恋→Sam生气了打包走人→Dean说“stop being a dick”→Sam说“我觉得你对Amy做的是对的,只是,不要再对我撒谎了”,闹腾结束。


而Dean在新brother Benny的问题上,依然选择了对Sam撒谎,被发现后的态度依然是“我不想多谈,到此结束”,并在Sam决定自己去调查Benny时假借Sam早无联系的Amelia名义把他支开,事后回答Sam“为什么你要这么做我还以为她死了(Sam的人生最大恐惧)”质问的理由是“如果你乖乖听我的话不去动Benny我何必出此下策?”


Dean的理由一直是“我有我理由”,为了猎人准则违背情义,或为了情义违背猎人准则,over,勿再多问。(基于同样原因,我非常不喜欢S8,包括它“感人肺腑”、神兵天降、三句话全部翻盘的结尾。)


Dean是个固执的人,也是个有逃避倾向的人,他的固执和逃避倾向造成过许多drama。也许许多所谓的“兄弟真爱粉”热爱Dean沉默不语地折磨自己然后Sam追在后面要求坦诚心声而不得(最后一操泯恩仇)之类的韩剧戏码,但抱歉,只要这个互相折磨的怪圈继续转下去,谁都无法往前迈步。即使今天两人握手言和,欢乐共享啤酒和派,不出三集之后,旧事又将重演。


我希望他们借此解开心结重回S5结尾,不是恢复表面上对彼此的亲热,而是恢复内心里对彼此的信任和理解。






最后说说sam hater们的指责……实际上,现在包括一些所谓的Sam fan也在忙于指责Sam不理解哥哥的爱和苦心、闹别扭、忘记了往日哥哥的恩情。


这些话即使在现实生活中也并不陌生,这就是典型的“谴责受害者”现象


譬如如果一个女生加班到晚上十点回家路上被罪犯污辱了,我们常常会听到这样的评论:这个女生太蠢了,怎么可以十点钟一个人走夜路,干嘛要那么拼命加班,赚钱有那么重要吗,自作孽。


似乎大家忘记了,罪犯才是需要谴责的对象。


这个女生有努力工作提升自己的权力,有加班后回家安心休息的权力,希望社会能让一个女生十点钟走在路上而不被任何人染指不是过分的要求,甚至不是会麻烦到任何其他正常人的要求。


同样,Sam有希望自己的身体不成为任何其他人的傀儡的权力,有希望自己的身体不会违背自己意愿威胁任何人的权力,这个要求不会伤害到任何人。为此他不惜一死,为此死去他内心平静。


——哦,确实会伤害到一个人,深深地伤害他。


这就是Sam对Dean说“only you got hurt”的原因。




在我看来,“原谅”是这样的事(无论在故事里,还是现实里):


一对情侣分手,一对友人割席,一对亲人之间产生裂痕,你可以“希望”A原谅B,但你不能“要求”A原谅B。B犯了错,知道自己有多痛苦的受害者是A,不是你,原谅之后可能继续被伤害的也是A,不是你,B为A做过很多好事,受惠并衡量其轻重的是A,不是你,决定是否因此轻言原谅的是A,不是你。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不是一件可以拆东墙来补西墙的事。

记录者与猎人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早饭后他们开始在一个新的房间里练习,房间杂乱不堪,兄弟俩一头雾水,Mike让Sam蒙上了自己的眼睛,他现在什么也看不见,小心翼翼的站在房间的墙角,黑暗让他对这个本来就陌生的地方寸步难行,只能站在那里,他知道自己的哥哥就站在房间的另一侧却依旧不能放松下来。

“你不要说话,”Mike小声的跟Dean耳语又转向Sam“Sam,走过来。”

“你确定吗?先生?我怕撞坏你家的东西。”Sam双手在空中挥舞着。

“我没有让你盲目的行动,想想办法。”他说完耐心的等待着。

Sam安静了下来,没有在看向任何一个方向,他开始听和慢慢的摸索着前进,慢且拘束,直到没有墙面或其他东西可以依靠了,他得自己走了,Sam停在了房间中央,膝盖前面就是凳子,他马上就要撞上那一团横七竖八的椅子了,Dean想提醒他,他可一点也不想看见自己的弟弟摔的鼻青脸肿的,但被Mike制止住了。

“Sam,你得用上一切用的上的东西来帮助自己?”Mike问道。

“我想着如果看不见就得靠手和耳朵。”Sam傻傻的站在那里。

“你觉得自己的手和耳朵可以在你看不见的时候帮助你,那Dean可以帮助你吗?”

“可是我没有办法...”Sam的双手又开始在空中乱挥,让人难以靠近又好像在要求一个拥抱,Dean想现在就走过去牵着sam的手让他绕开面前的杂物,或者一切会让他第摔跤和受伤的东西,就在这时候Sam感受到了Dean的担忧。

  这股担忧和他自己的那份不太一样,那是Dean的感情,充斥着浓烈的保护欲,Sam嘴角扬起一个微笑,他感受到Dean了,就在他的1点钟方向,他专注于感受Dean的所在,他们在一个房间里,虽然Dean很安静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是他就在那,仿佛Sam是个刚会走路的幼儿一般担心着Sam会摔倒,然后Sam觉得他能感受到Dean的呼吸,然后他看见了dean所看见的东西,整个房间,他面前的椅子和那些摆放的七七八八的箱子,角落的扫把和几个巨大的袋子,他不再犹豫不决,轻松的绕过了所有障碍物走到了Dean的身边。

 

“你们得学着加强上午那种联系,如果你们想试着控制它的话,不能总指望着情况危急时的那几秒钟。”Sam在帮着Mike把沙拉端进餐厅时Mike提醒着他,站在一旁的Dean肯定也听见了。

“你们待在一起的时间越长这种联结也会越深。”Mike在吃饭的时候补充道,“亲身经历。”Laura笑着对Dean眨了眨眼睛。

  他们在下午换Dean练习了一些更难的东西,Laura带着Sam去了房子后面的温室,而Dean则提出做一些体能训练,即使不在对方身边他们也关注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在我们不在对方身边的时候,我和Dean能够通感很长的时间,场景真实又持久。”Sam在帮忙照顾温室里的植物,这里面更加湿润,不同于外面的森林,带着奇异的香气。

“我想那是由于强烈的思念,你上午感觉怎么样?”Laura摆弄着泥土查看着植物的根茎。

“还行,老实说我挺意外的。”Sam如实回答道。

“也许你们只用花几个星期或者更少的时间就能学会控制这能力,”她温柔的照顾着那些植物,又缓缓的开口“你还有话想问,对吧?”Sam惊讶的抬头仿佛Laura能看穿他的灵魂。

“我有一个问题,”Sam认真的看着眼前的妇人,“通感的人,比如我和Dean,如果...我是说如果,其中一方死亡了会发生什么呢?”说到最后他移开了目光。

“你是说一方的死亡会对另一方有什么影响是吗?”

“大概是这个意思,或者...濒临死亡。”Sam放下了手里的营养液,“Dean以前受过伤,很严重的那种,我也能够感受到,”他顿了顿“我在想,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在必要的时候单方面切断通感?”路西法的话一直在他脑海回荡着,他迫切的想要找到解决方法。

 

看着Sam这么真诚的眼神让Laura没法开口拒绝他的问题“理论上,一方死亡或受伤也会对另一方造成很大的影响,我听人说过,通感的人死后会共享天堂,他们的灵魂已经不可分割了。”这句话让Sam忧心忡忡,Laura继续说道:“强行分离肯定会造成巨大的痛苦,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肉体上有那么几次我和Mike差点就失去彼此了,没有人理应经历那样的事情。”Sam回忆起了Dean在他怀里冰冷的毫无生气的身体,他咬紧了下唇。

“你不希望你的哥哥因为你而受伤或经历痛苦,”这不是个疑问句,Laura来到温室的另一边开始忙活,“通感的人本来就很少,但如果你真的这样想的话我们可以试着去找方法。”

“真的吗!谢谢您。”Sam露出了释然的微笑,心里升起一丝小小的希望,如果他最后不得不牺牲自己和路西法同归于尽的话他希望至少Dean能不受牵连。


记录者与猎人(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傍晚的时候Dean办理好了退房手续,和Sam收拾好了行李开车回到Allred夫妇家,Mike已经给他们分好了房间铺好了床,Sam感叹着这里的小巧合整洁,Dean则对于他们要分开睡觉有些不开心。

     当Dean快速的放好了他的东西后就迫不及待的钻进了sam的房间,他的弟弟正在好好的把带的衣服叠好放进抽屉里。

“你这么快就收拾好啦?”Sam头也没有抬的问道,Dean坐在床上把一边的台灯打开又关上,“我只拿了几件衣服出来,其他的都在我都放在车上呢,”他降低了声音“要我说这里还是不太安全。”他好像看见了什么,抽起Sam其中一件衣服嚷嚷着“嘿!这件衬衣是我的!”

“啊.....哦,我可能刚刚收错了吧。”Sam小声的回答道,Dean坐起身来举起衬衣在Sam背后一边比划一边叽叽咕咕的说着:“可能有一点大,不过也合适。”他抓起衣服朝弟弟头上扔去,“送给你啦。”Dean笑着继续躺回床上看Sam收拾,他没有看见sam嘴角露出的小小微笑。

“Mike先生叫你们去吃饭了。”女孩的突然出现打破了兄弟间的温情一刻,她似乎还在为了被跟踪的事情闷闷不乐,Dean只能讨好的笑了笑说马上就去。

晚餐不算太丰盛但比起熟食店的食物还是美味太多了,两兄弟出现在客厅的时候,女孩正帮忙着把沙拉和汤摆上桌,食物的香味让Dean的紧绷的肌肉放松了一些,考虑到要他带着Sam住在一个他几乎完全不了解的陌生人家里,小小的警惕还是很有必要的,比如绑在小腿上的那把匕首。

很快,大家都坐好了,餐具叮当作响,调味品在指尖传递着,情况还不算太坏,等他们吃的心满意足的离开餐桌时天已经全黑了。

“Ann,你一个人回去没问题吗,今天没有月亮,路太黑了,要不留下来过夜吧。”兄弟俩帮忙收拾着餐具,Laura转过身询问着一旁的女孩。

“明天上午还有课,我一会儿开慢点儿就行了。”她把脏盘子放进水池里,微笑着拒绝了Laura的好意,“今天的事我真的很抱歉,是我不够小心。”她有些愧疚的低下头。

“别这么说,你没有做错什么孩子,这么久以来你已经帮了我们太多了。”Laura从裙子的口袋里掏出一张小单子,“拿去吧,这是这个星期的。”

Ann接过单子塞进裤包里,点点头要离开了,Dean这时候正好出现在厨房门口,他听到了她们的对话,这让他想做点什么补偿一下Ann“你觉得一个人回去有些不安全的话我可以载你回去。”他提议道。

 

“我自己能开车走。”Ann回答道。

“我可以把你送到主干道边上,你把车藏在那边的树林里了对吧?”他微笑着看着Ann,他确定基本不会有女孩对着他的微笑说不,当然Ann在看了laura一眼之后也同意了,毕竟没有人想在黑暗的森林里走那么长的路。

 

Dean带好手电筒穿好靴子时看了看一旁的Sam,示意他有事就给他打电话或者自己先行离开,“你才说完不安全就准备留我一个人在这儿?”Sam质问着自己的哥哥。“最多半个小时,我马上就回来。”Dean套上夹克,太阳下山了风就冷飕飕的。

“放心吧,我就坐在客厅里哪儿也不去。”Sam看着Dean准备好走出门外,和女孩一前一后的朝黑黢黢的森林走去。

 

“所以,你叫Ann.”Dean试图打破两人之间的尴尬。

“而你叫Dean。”她回答道,她走在Dean的身侧Dean看不见她的表情,只能老实的回答是的。

“对于跟踪你的事,我和我弟弟真的很抱歉,但我们没有其他方法了,而找到他们对于我们来说很重要。”他试图解释,希望女孩能理解,女孩只是怂怂肩,“Allred夫妇人很好,你们要是想对他们不利我会让你后悔的。”她威胁着,举起手电筒照着Dean的脸,Dean左右闪躲着不让光束闪花了自己的眼睛。

“放心,我说过很多遍了,我们没有恶意的。”

“最好是。”Ann的语气缓和了一些。

“你说你明天要上课,大学生?”Dean走在了女孩的身旁。

“嗯,不过我们学校不是全日制的,所以我能时不时的来看看他们。”月亮慢慢出现在了天空,树林里不再漆黑一片。

 

 

Dean出门后Sam从墙边的书架上挑了一本书来看,他规规矩矩的坐在客厅的凳子上打算消磨点时间,这是一本讲草药的书,Laura就在这时推着轮椅来到了他的身边。

“现在能感受的到吗?”

“什么?”Sam抬起头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微笑。

“Dean,现在能感受得到你的哥哥吗?”她再次询问着。

Sam放下手中的书,试图链接Dean,“好像不行,我们的通感都很随机,不是我能控制的。”他老实的回答道。

“我了解了。”她依旧温和的笑着,Sam看不出来任何情绪的起伏和变化,“那么,这是正常的吗?是好事吗?还是不好的?”他有些焦急。

“这事儿没有一个对错,我和Mike也摸索了很长一段时间,毕竟这一切对于你们来说都是全新的。”

“那您的意思是,我以后也能随意的和Dean通感?”他试图理解着对方话里的意思。

“我只能说有可能,毕竟可以研究的档案记录太少了。”

“那,具体我该怎么做呢?”Sam有些急不可耐了,他有预感他在这里会学到很多东西。

“你要做到足够专注,把你的一切心思都放在Dean身上,去想他所想感受他所感受到的一切。”

Sam放下了手中的书,开始想Dean,说的好像他刚刚没有在想他哥哥一样,他最先想起的是Dean的鼻尖,那正是他现在的身高望过去最先看到的Dean的部分,小麦色的皮肤和一点点雀斑,然后下面就是Dean的嘴,Dean喜欢舔自己的嘴唇,这是他无意间注意到的,往上是Dean的眼睛,Dean的眼睛圆圆的,而他自己则是细长型的,不过他们有着一样的瞳色。

“感受到什么了吗?”Laura问道。

“什么也没有。”Sam睁开眼睛有些沮丧。

“我以为你看到了什么,你的耳朵红了。”

Sam赶忙捂住发热的耳朵,“这只是....我紧张而已!我....紧张的时候耳朵就会红。”小声的解释道。

“看来得换个方法,我们可以明天叫上Dean一起练习。”Laura转着轮椅要离开客厅,“那本书你可以带回房间看,实际上客厅书柜里的书你都可以随意看。”

“谢谢您。”Sam的语气真诚又充满感激,Sam认为会借书给他看的都不会是坏人。

 

“那张单子是这周要买的东西吗?”Dean问道。

“一些是,还有一些是给我写的一些.....嗯...咒语一类的东西,结合我家门口的草药来治疗我的旧疾。”他们继续前进着,马上就要接近公路了。

“旧疾?”

“这地方以前混进过吸血鬼,音乐节嘛,年轻人都乱成一团,我当时拿到了大学通知书,整个暑假都在放松自己,直到一个晚上喝了一个陌生人给的“酒”,醒来就渴的不行,但是喝水不管用,住在那个租来的公寓里,我觉得自己能听到整栋公寓的人血液流动的声音。”他们走到了Ann的车前,Dean不知该如何回答。

“幸运的是Mike在我杀任何人之前抓到了我,给我解释了所以的东西,Laura用她神奇的草药汁救了我。”Ann耸了耸肩,“但我那之后还是容易皮肤冰冷和有些怕阳光。”她看了看手中的单子一把把它塞进了牛仔裤里,“这个,就是解决方法。”

听到最后DEAN松了一口气,他害怕如果Ann真的被感染了,作为猎人的他恐怕没有多少选择。

“他们是我的救命恩人,你如果伤害他们我会让你后悔的。”Ann一边发动引擎一边说道。
“你到底是要一天威胁我几次啊。”Dean笑了,Ann也跟着笑起来,直觉告诉她眼前的人不是坏人。

“嘿,再拜托你个事。”Dean帮她关上了车门,“你下次多久来?”

“这个星期有音乐节,学校有假,再过三天吧。”她回答道。

“能帮我带点东西来吗?”Dean露出了坏坏的笑容。

 

Sam已经开始困了,Dean怎么还不回来,他缩了缩身子,夏夜的凉风从窗子里溜了进来,其他人都睡了所以他只留下一盏小灯够他看书,突然,他感到内心一阵雀跃,毫无缘由的快乐伴随着Ann的笑脸一闪而过,然后就中断了联系,Dean很开心,这不需要太多时间来理解发生了什么事,Sam皱起了眉头,Dean喜欢各式各样的女生,他又不瞎,他也知道自己哥哥很有魅力,但是Ann...,sam 开始回忆Ann这个姑娘,除去那些不友好的部分,这个女孩有着一头红发和修长的身材,她的眼睛是深灰色的,和Sam一样笑起来有着两个深深的酒窝,有一些奇怪的情绪在心里发酵让Sam没法再看进去一个字。

 

Dean回来的时候Sam已经在自己房间睡着了,Dean小心的走近弟弟的床边给他盖好滑到腰部的被子,Sam仿佛在用他全部的力气长身高,肚子上一点肉都没有,Dean把Sam手里的书轻轻抽了出来放在了一边关上小台灯退出了房间。


记录者与猎人(十九章)

第十九章

 

纠结缠绕的杂草制造出了不少声响也为他们做了很好的掩护,清晨的森林空气湿润清甜混合着泥土的味道,露水打湿了兄弟两的裤脚。终于,他们到了。

一栋小屋出现在他们视野里,房子周围围绕着各种植物,花朵和杂草,在泛白的日光下蓬勃的生长着。

来开门的是个面相温和的中年男人,从门口可以直接看向客厅,木头桌子上放着一大盆覆盆子果汁,太阳出来了森林也不再如清晨般舒爽,这个房间却传出沁人心脾的香味和微风,这种味道让Dean想起那种BOBBY自己做的那种薄荷味的镇痛膏,送补几的少女正坐在客厅里喝水,她看见站在门口的两兄弟愤怒立刻爬上了她的面孔,急促的站了起来朝门口走来。

“你们跟踪我?”她质问道。

“并不是很难,你不是很警惕啊Miss。”然后Dean转过去看着门口的中年男人,“抱歉我们只能以这种方式找到您,Mike Allred先生。”

“你就这么有自信自己没有找错人?年轻人,我只是个退休后隐居山林的普通人,你跟踪的这个可怜的女孩只是负责每周给我和我的伴侣送些生活必需品。”他的语气平和且友好,让人不由的想要去相信。

“啊.....对不起,我们太莽撞了,我们这就离开。”Dean露出了充满歉意的礼貌微笑说着就要调头离开,Sam赶忙拉住了他,他用着‘你怎么回事?’的眼神看着Dean。

“拜托了先生,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这里,您真的不是Mike Allred吗?请告诉我们实话,我们没有恶意但这真的对我们很重要。”Sam用上了他最真诚的眼神看着对面的男人。

“是够不容易的。”红发女孩讽刺的说道。

“告诉我你们来这里的原因,还有你们身份,如果你撒谎,孩子,我敢保证你和你同伴这辈子都走不出你们身后的这片森林。”男人始终保持着微笑,哪怕他在说着威胁的话。

Sam看着旁边的女孩,男人轻声让女孩先进房间,女孩有些不快的离开了。

“我,和我哥哥,我们叫Sam和Dean winchester, 我们的父亲是猎人,Dean也是,而我是一名记录者后人,”他停顿了一下,对于这样对一个陌生人说这么多让他有些不适“就在不久前,我发现我和Dean,我们.....通感了。”

男人沉默了许久,退后了一步示意他们进屋。

 

男人让他们在椅子上休息一下,他拉着红发女孩进了里屋。

“Dean!你怎么回事!”Sam立马疑惑的看向Dean,“那些‘不跟陌生人讲太多’的规矩呢?”

“我...我也不知道,他...一靠近,就让我有些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行为。”Dean也显然一脸不解。

“像个青春期的女孩遇见她喜欢的人那样没法控制自己的行为吗?”Sam笑了,Dean推打着他的肩膀。

 

男人端出两杯水,放在兄弟俩面前,“我也不是那种特别热情好客的类型,但鉴于你们已经找到这里来了,”他慢慢的坐在了对面的一把木椅子上,上面放着一个好看的编制垫子,“你刚刚提到,你们通感了,这我不打算急着赶你们走了,你,”男人指向Sam,“你是记录者,对吗?”虽然是疑问句但他一直看着Sam,似乎已经在心里有了自己的答案。

“嘿.”Dean把手伸到男人面前打了个响指“我弟弟比较害羞,你一直这样看着他他会不好意思的。”Sam听到Dean的话有些想翻个白眼但另一方面又为他引走了对面男人的注意力而松了一口气,他觉得对方的眼神让他有一种所有的秘密都被看光了一样的感觉。

“你还和其他记录者有联系吗?”没有得到答案男人转而问道。

“我们是逃出来的,而且那里也不剩几个‘记录者’了。”Dean一口气说道。

“逃出来?”他挑了挑眉毛一副意味深长的表情,“所以,你们来是......为了?”

“我们对于这种....所谓的能力,一知半解的,”Dean抓了抓头“所以....需要一些来自有经验人士的指点?”他自己也不太确定了。

“那些可不是什么好经验”男人自嘲般的回答“那我又怎么知道你们没有说谎呢?”

“我们没有说谎,先生。”Sam终于插上了话,在关键的时候,用上了最真诚的狗狗眼。

“是的,也是您以前的猎人朋友给的我们那个女孩的地址,我们才能一路找过来的。”Dean也赶忙补充道。

男人带着思考的表情起身又一次进了里屋,这一次他出来的时候推着一个坐轮椅的中年女士,她看起来温和睿智,穿着一身简单的长裙,头发整齐的梳起扎在脑后。男人看她的眼神也是充满爱意的,他根本没有再费心去看兄弟俩。

“您.....您好。”Sam很快的起身,伸出了自己的手,“Sam,Sam winchester,这是我哥,Dean winchester。”

“两个wincherest.”女人温和的笑着,打量着兄弟两,“Sam,你跟我来一下。”她转向站在眼前的少年。

他们进了走廊里的其中一个房间,Dean显的很坐立不安,“我能进去看看吗?”他第三次问道,“你弟弟在里面很安全。”Mike轻声说道,他只得重洗坐下,毛躁的打量着这个房间。

 

“你哥哥是猎人?”没有多少疑问的语气在里面,Sam顺从的点点头,眼前的女人身上有着一种让人难以抗拒的气场,和他原先设想的叛逆形象有着些许的出入。

“我们来着,是为了搞清楚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小心翼翼的开口。

“你知道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对吗?”女人温和的面容下露出一丝严肃“我在你身上感觉到了黑暗的力量,那力量不洁且邪恶。”Sam退后了一步,绷紧了身体。

“我不会逼你告诉我那是什么,但你想在我和Mike这儿寻求帮助,而我不会把我的家人置于任何危险的环境下。”

“我不危险!”Sam急切的反驳道,“而且我没有恶意......”他的声音小了下去,因为他也很害怕因为自己给周围的人带来什么伤害,他已经搞砸过一次了,不能再搞砸第二次了。

 

 

十几分钟后Sam推着Laura走出了房间,“看来我们会在这里住一小段时间了Dean。”他看向自己疑惑不解的哥哥,一旁的Mike倒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宠爱的看向Laura,Sam追上了他的目光,在他的眼里只看得到对Laura满溢出来的爱。

 


一些米和啪嗒(一碗米和一盘甜pada~)

每天都更爱他,无敌可爱的啪嗒,生日快乐!

pada family 剧烈可爱!!

天哪,哭死了。怪诞小镇太好看了

悖悖论:

你准备好开始下一个冒险了吗?

如果说生命走进了死胡同

死倒是在寻找另一种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