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啪嗒一声掉进了坑

AKF

记录者与猎人(十一)

第十一章

 

   Sam把泡好的茶端到客厅,现在他被允许出入厨房客厅和他的房间,Henry正在那里写着什么,旁边是棕色的信封,和他之前去中餐馆看到的一样。他放下茶杯,坐在一旁。

   

   Sam低着头玩着他的手指,直到Henry放下手中的笔他才缓缓的开口:“爷爷,我想和Dean一起住。”他依旧没有抬头,不知道怎么面对刚失去挚友的爷爷,而他现在又提出想离开他,“我不是指....那种永远的离开...也许....就...一个星期或者几天?”Henry的沉默让他立马退缩了,不安的盯着桌角。

 

   “Sam...”Henry把信封推到一边,Alex出事之后他一心加固地堡的保护,有些一心避免和Sam交谈的意味,而现在看着马上就要十六岁的Sam眼里充满了认真和期望让他决定是时候好好谈谈了。

“Sam,Alex一直以你年龄尚小为由让我等等,而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我想有些事是时候告诉你了。”他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Sam也坐直了身子。

 

     “Mary,你的母亲,在你六个月大的时候死于一场火灾。”这个开头让Sam紧张起来,他对于Mary这个名字几乎是陌生的,没有人告诉他关于自己母亲的一切,而就像对于他的任何一位家人一样,他对他们都有着巨大的好奇和向往,他咽了口唾沫继续听下去。

 

       “通过现场留下的线索和多年的追查,我们有证据相信那是一个恶魔所为。”当母亲的名字和恶魔牵涉到一起时一切都变得扑朔迷离起来,而Sam没有时间来思考,他只是认真的把henry说的每一个字都记在脑海里。

 

       “复仇曾一度让你的父亲失去了理智,”Henry悲伤的摇了摇头“他拒绝继承记录者的工作,选择了让自己的双手沾满鲜血,用更多的死亡来麻木自己。”Henry说的很慢,当他停下来的时候,客厅里安静的仿佛没有活物。

 

       “虽然John坚持说不能告诉你,但是孩子,你很坚强,这次你和Alex把我和大家从恶魔手里救出来也能证明这一点(这是Sam隐藏了部分事实之后告诉Henry的版本),不要为了一些可怕的预言而退缩。”

        Sam看向Henry的眼睛,比John的要偏灰一些,他正在思考着,Sam开口说:“我不怕,请您告诉我您所知道的。”毕竟,对于一个只有五年可活的人来说,真的没有太多东西能吓到他了,他自己有时也会对这种渐渐产生的老人心态感到惊奇,随之又觉得有些悲凉。

 

      “大概在几年前,John和他的猎人朋友抓到一只恶魔,他们用恶魔陷阱困住了它,我和......Alex,我们花了接近一天的时间赶了过去,在那次行动里,我们发现了圣水和拉丁咒的效果,也尝试了其他武器的杀伤力,最重要的是,它和之前遇到的恶魔都提到了一个所谓的‘关于Winchester家小儿子的可怕计划’”Henry停下来观察Sam的反应,后者却只是了然的点点头。

 

     “那之后对你的保护就更加严密了。”他继续说道,Sam回忆起了那些星期天本可以去森林外的公园里踢球和堆沙堆的日子被强制取消或替换,那些他曾暗自难过的事如今突然有了解释。

 

    “你是个勇敢聪明的男孩,你懂得如何保护自己,那么,现在,告诉我孩子。在这种外面那么多恶魔在四处寻找你,而他们差一点就找到你了的情况下,你认为搬出去和Dean一起住是一个好注意吗?”

这话让Sam无比沮丧,Henry的态度很明显了,而这更让他感到无力,他不能对Henry说‘但他们已经找到我了,而且事实上我无处可逃,鉴于我不能活太久了希望您能允许我去做一些我想做的事,谢谢。’这样的话,虽然也许这样会轻松许多,但显然这些话会让眼前的老人心碎的,他要怎么去告诉他的家人,我已经和魔鬼签了契约你们所有的努力和期望其实都是白费?

 

“他们已经找到我一次了,也许......这里已经不安全了。”他轻声说完起身回到了房间。

 

    临睡前Dean出现了,他们一起并肩躺在床上,Dean倚靠在床头而Sam只是全然放松的窝在被子里,靠在Dean旁边,Sam已经有些习惯这样窝在Dean身旁入睡了,Dean温热的身体至少不会让他不停的回忆起在缅因州时那个浑身是血没有一丝生气的Dean。

“你和Henry说了吗?”Dean轻声问道,他们只留下了床头的灯然后靠的更近了一些,Sam轻轻的摇了摇头。

“他不答应,是吗?”Dean又开口。

“Henry也有他的苦衷......”他小声的仿佛在自言自语,而Dean显然不是很接受这个答案。

“可是你是我弟弟,他没有权利把你关在那儿不让我们见面!”

“实际上他们已经这样做了十五年了。”Sam沮丧的回答,在Dean面前他的情绪总是暴露的很明显,反正开心和失落Dean总能一眼察觉。

“嘿,你知道吗,爸爸说你很勇敢。”Dean转移了话题。

“真的吗?”Sam的眼睛亮了起来。

“他说多亏了你大家才能得救。”Sam笑了露出两个甜甜的酒窝,因为这句称赞满足不以。

“你不在BOBBY家里?”Sam环视着Dean所在的房间,一个不大但还算干净的汽车旅馆里,Dean一个人躺在床上,武器放在床边伸手就够得到的位置。

“一个老案子,爸爸之前怀疑是个windigo,但被它给逃走了,3天前又有这里的露营者失踪的消息,之前的伤好的差不多了我就先来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Dean解释道,他看向身旁的弟弟,Sam的眉毛挤在了一起。

“我不喜欢你一个人出来猎魔。”

“我之前也一个人干过不少活儿啊!可不要小看你哥我。”Dean笑了,John给他Impala让他自己单独查案子在他看来都是父亲给予的信任,是他自豪的事情。

Sam没有说话,沉默着仿佛又把自己缩回了自己的壳里,相处的时间多了Dean也慢慢察觉到了,有时Sam会陷入自己的思考里去,他自己脑海中的世界,鉴于他们共享的东西已经远超过其他兄弟,在Sam需要自己独处的时间的时候Dean如果不能离开就会选择安静的陪在一旁。

 

第二天早上Dean在换自己进森林的装备时Sam刚刚热好了自己的牛奶,他端着瓷杯靠在一旁的墙上,让出空间看着Dean忙来忙去,Dean在放好了匕首和简易的点火装置后又把手电筒揣进侧包里,放在了一包M&M豆和一份地图的旁边。

“你说这森林第一次发生命案是在6年前,受害者是连个生物学家,在森林里发现了大量的野生动物尸体堆积成小山,进森林后就再也没有出来。”Sam整理着Dean给他的有用信息。

“对,当时政府很重视这件事,以为发生了严重的偷猎案件,派了大量的警力也没有找到偷猎者,只在几个月后找回了生物学家的残骸,DNA验证才确定的身份。”Dean补充道。

“如果是Windigo它为什么要把尸体堆积在森林中间而不是带回洞穴里?它们习惯在洞穴储存食物对吗?”Sam边喝牛奶边分析到。

“按理说是这样没错,但父亲没找到藏尸体的洞穴所以除非它再次进食否则这怪物的行踪几乎难以追寻,父亲没办法花几个月或几年的时间守在这儿,所以他在离开前说服了当地政府连了铁网禁止闲人进入这片森林,野营狩猎一律禁止,一切相安无事直到3天前有个傻蛋偷跑进去。”Dean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收拾好装备坐上Impala出发了,昨天问过旅店的老板,车只能开到森林前一段路口,Sam自然而然的坐在了副驾驶上,车刚发动他就忍不住开口了“Dean,我觉得对于这个怪物我们还缺失很多信息,这样太鲁莽了。”

“Sammy,很多情况不去事发现场是不会了解的,去了信息自己会完善的。”Dean自信的说道,他们很快到了那里,Dean把车停在路边用树枝稍微做了下遮挡,提起装满武器的背包就像森林里走去。

“Dean,我还是觉得你应该等爸爸来了一起去,你都不知道那怪物的数量,你连那是什么东西都不确定!”Sam跟在Dean身后一路上都在念念叨叨的劝着Dean,这让他有些不耐烦了,“Sam,你上次是救了大家,但我才是那个在外面生活了近二十年的那个,我都干这个干了几乎一辈子了,许多事和书里是不一样的。”话说出口才惊觉自己语气重了,“就.....只是相信我好吗?”他又补充道。

俩人沉默着走了近半个小时Dean就宣布他们可以休息一下了,他当然是不累的,但他有些担心Sam,潮湿寒冷的森林本来路况就不好,而且他讨厌这种死气沉沉的氛围,他得和Sam说说话。

“要吃M&M豆吗?”他依靠在一块大石头上感觉着苔藓一点点浸湿他的裤子。

“不用了谢谢。”Sam的脸和鼻尖红红的可能是因为冷空气也可能是因为在生Dean的气,脸颊鼓鼓的,Dean没忍住笑出了声。

“笑什么?”Sam看着他,看着自己好看迷人的哥哥在早晨的森林里发出爽朗的笑声。

Dean没有回答只是抓了一把糖豆大口咀嚼了起来。

“You Jerk!!”Sam推了Dean一把,嘴里满是巧克力的甜味。

 

 

接近中午的时候他们已经走到了森林深处,远离来时的公路,Dean展开手里的地图,途经的山洞都没有Windigo的踪迹,Dean开始怀疑这也许真的是一起单纯的没有怪物涉及其中的走失案件了,就在这时他们听到了求救声。

 

森林里安静的仿佛没有活物存在,他们随着求救的声音来到了一片空地,这里树木不像周围那样密集,是扎营的好地方,当然,如果这儿是片普通森林的话。

Dean握紧猎枪走上前去,Sam紧随其后,他们看到一个狼狈不堪的男人躺在一旁,痛苦的扭动着。Dean放下枪去扶他,试图询问情况,男人牙齿不停的打着颤,他死死的抓住Dean一边的袖子一边吐出断断续续的单词。

 

Dean快速的检查着男人身上的伤口,肩膀和小腿的伤最为严重,Dean为他做了简易的包扎后半托半拽的扶他站了起来,“我们得先离开这儿。”他对神志不清的男人说着,Sam不停的打量着周围,一边看着这些破碎不堪的帐篷和散落一地的野营用品,一边祈祷着不要现在碰上那个怪物。

 

Dean扶着男人坐进Impala时他已经清醒过来了,伤口痛的他嘶嘶的叫着。

“你叫什么,为什们一个人来这里?”Dean在亮完他的假证件后走形式般的询问着男人。

“我叫Lee,来这里野营。”男人虚弱的回答道。

“发生了什么事吗?是什么袭击了你?”Dean进一步询问着,Sam坐在了副驾驶上等着Dean开车。

“我...没看清太多,发生的太快了......但是,袭击我的应该是一个男人,一个巨大的野人一样的人。”他无助的看着Dean,满脸的不要把我当疯子的表情。

“还有其它特征吗?”Dean思考着。

“他袭击我的时候我在睡觉,但我确实闻到了一股强烈的臭味。”

Dean偷偷看向Sam挑了挑眉,一脸‘早告诉你就是windigo啦’的欠揍表情。

“先生,我会送你去市里的医院,但这片森林是保护区六年前就法律严令禁止进入,不想受罚你就得保持低调,警察局会进行后续的调查,听懂了吗?”男人点着头,保证着不会乱说话。

     把Lee送到医院已经是下午两点过后了,Dean调头继续向森林的方向开去。

    “这是第一次。”Sam看着Dean。

    “什么?”

    “我们保持联系这么久,现在起码已经超过5个小时了。”Dean看了一眼放在一旁的手机。

     “是啊,而且没有联系减弱的感觉。”Sam看着窗外。

     “减弱的感觉?就像是,慢慢消逝吗?”Dean问道。

     “是啊,感觉链接一点一点减弱的感觉。”痛苦的回忆让他握紧了双拳。

     “我以为一直都是直接断开的感觉,你一直可以预感到什么时候链接会消失吗?”Dean加大了油门,想赶在天黑之前回去。

     “就一两次,在你被恶魔抓起来的时候。”

     “那个时候我受伤了,所以我们的思维是被强制分离的。”Dean分析到。

     “所以如果其中一方受伤或者......死亡,通感就会被强制中断。”Sam总结着,那种感觉不到Dean的感觉太可怕了。

     “我...受伤的时候,你感受到了吗?”Dean的语气柔和了下来。

     “一点点吧。”Sam收回了目光偷瞄着一旁的Dean。

     Dean收紧了握住方向盘的手指,胸腔中再次充满了愤怒,没有人可以伤害他弟弟,他自己也不行。

 

Dean看了一眼手表,还有2,3个小时太阳就要下山了,他们得抓紧时间了。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