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啪嗒一声掉进了坑

AKF

记录者与猎人(十)

     第十章

 

      

 

   Dean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Bobby家他自己的房间里,正好是傍晚的时候房间里暗暗的,合照还在伸手就能碰到的地方,楼下传出Bobby和John说话的声音。之前的一切都像梦一样,一个可怕的被恶魔关在牢笼里没日没夜折磨的可怕恶梦。但那梦太清晰也过于真实了。

 

     他想起了最后失去意识前Meg的女恶魔用刀柄敲向他的太阳穴,还有隐约间被谁紧紧的抱在怀里听到的哭泣声。  

      

      是谁呢.....

 

      Dean揉了揉还隐隐作痛的太阳穴,现在浑身都疼但还没有严重到影响行动,他受过比这重的多的伤也是一瓶酒几片止痛药什么的也就熬过去了,然后他的视线绕了一圈又回到了床头柜的照片上。

      “Sammy......”熟悉的名字脱口而出,身体都因为这几个字颤抖了起来,他跌跌撞撞的掀开被子下了楼。

      

       “Dad...”John坐在客厅,脸色看起来不比他自己好多少。

       “你醒了,伤怎么样了?”语气严肃又认真,透露着笨拙的关心,货真价实的John Winchester,Dean走上前去坐在John身旁的沙发上,Bobby从厨房走出来,端着三碗汤,热气腾腾的。

       “醒了正好把汤喝了。”Bobby放下汤把两个碗堆到他们面前,Dean摇了摇头,“我不饿。”

      “你起码有三天没有吃饭了,把汤喝了,Dean。”John命令道。

      “Sam呢?”Dean没有理会继续问道。

      “他跟着Alex回他们记录者的地方去了。”Bobby回答道。

      “他没事吗?就这么一声不吭的回去了?”Dean有些失落,这几天的通感回忆浮现在脑海里,他以为Sam是想见见他的,面对面的那种,就像他想亲眼看看他的Sammy一样。

     “我们是怎么得救的?”Dean还是拿起了鸡汤开始小口小口的喝起来。

     “具体的我也记不了多少,我按计划埋伏在二楼后来应该是被袭击就没有意识了,再醒过来恶魔已经被驱除,只剩Sam和Alex还有受了伤晕过去的你们爷俩。”说完他一口喝完鸡汤拿起空碗往厨房走去。

 

     Dean感觉有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只能悻悻的继续埋头继续喝汤,一边想着再见面时得给Sam买个手机。

  

 

     另一方面Alex和Sam在回地堡的路上,Alex开着车Sam低着头安静的坐在副驾驶上,一天前发生的事历历在目,愤怒和背叛震惊的他说不出话来。

 

     Sam已经被寒冷和绝望逼到了崩溃的边缘,就在这时,Alex提出他有办法,救回所有人消灭掉建筑外的恶魔,向快要溺水而亡的Sam递出了救生圈,只要,Sam和他一起施展一个咒语,听起来美好的不可思议,

 

    “这是什么咒语?”他一边问道一边按Alex说的挽起了衣袖,用匕首在手腕处划了一条大口子,好像那根本没什么似的,血液滴落在地板上,在未干的圣水中晕染开来。

 

     Alex没有做过多解释只是开口念起咒文,那不是sam所熟知的任何一种语言,但他感觉字句中散发着邪恶的力量,就好像某种来自于地狱深处的黑魔法。他感到力量随着血液被抽离身体,同时被抽离的,还有自己对身体的掌控力。就算Sam的大脑因为寒风和雨雪以及刚才的撞击已经有些晕乎乎的了,他也察觉到了其中的不妥之处。

 

     他把手从Alex发光的手掌中猛的抽了出来,手腕处长出了清晰可见的暗色符咒,如玫瑰枝叶般爬满他的小半个手臂。

     “这是个绑定咒?”他回忆着古书上看见过的那些古老咒文的图案,“一个该死的绑定咒要怎么帮我们把大家救回来?”他有些急了。

     “相信我Sammy,这是唯一的办法。”Alex急切的想抓回Sam的手继续完成咒语,太急切了,让人怀疑。

      “你是谁?”直觉告诉他这一切很可疑。

      “你想放任自己的父亲和哥哥就这样死去吗?”咒语造成的光芒正在减弱,Alex拉过Sam的手力气大到足以让骨头粉碎,Sam叫出了声。

      “我不会配合你完成这个,除非你告诉我真相。”Sam使出全力几乎把自己的手扭到一个畸形的状态终于挣脱开了对方的钳制。

      “听着小子,我刚才说了我能救回你父亲和你哥哥还有那个随便叫Bob还是Dave什么的老酒鬼,那不是假话,我现在所给予你的这一切选择,我也能随时收回。”他的鼻尖都要挨到Sam的额头了,“你应该在我施与你仁慈的时候心怀感激的接受,而不是质疑它们。”不带一丝温度的呼吸喷涌在额头让Sam打了个寒颤,恶魔再一次握住了Sam瘦弱的手腕。

 

     “你把Alex和Henry怎么样了?”Sam因为手腕处的剧痛表情扭曲。

     “我说过了,他们怎么样了完全取决于你。”

     “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Sam不依不饶。

     “你是我的皮囊,Sam,你是地狱新的年轻的王。”穿着Alex皮囊的怪物双眼散发出寒光,为即将到来的革命和世界末日兴奋着。

     “我拒绝。”年轻的Winchester小声的反抗着。

     “那就只能让Dean的尸体可怜的继续躺在这荒无人烟的废楼里了,而我们,会在下面好好招待他可口的灵魂。”

“你要自私的看着自己的亲人为了自己受尽折磨?”他继续说道“还有Henry,谨慎了一辈子,却对自己的手下放松了戒备,”恶魔微笑着舔掉了Sam嘴角边未擦干的血迹,品尝着新鲜的恐惧。

Sam看到了倒在一旁的Dean,他痛苦的闭上了眼睛,颤抖着,因为这没顶的恐惧也为了自己即将说出口的答案。

“十年,在此之前,给我十年时间。”他收回了Dean身上的目光。

“小子,我可不是什么廉价的十字路口恶魔,我说了,给你的仁慈你应该心怀感激的接受,讨价还价,你没有那个资本。”

 

Sam挣扎着像后退去,眼里满是悲切与决绝。恶魔似乎渐渐失去了耐心,他缓缓举起手指对准Sam在空中划了一笔,然后Sam胸口的衣物全部被撕开,胸口出现一条从心口到腹部的伤口,几乎是瞬间,血液在衣料上浸开来,伤口还在不断扩大。

钻心的疼痛也未能让男孩松口,依旧倔强的看着恶魔,血液的快速流失让他本来就很低的体温几乎要消失不见了,站着都很困难,但他依旧不打算妥协,这也许是他唯一的筹码,赌着眼前的恶魔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需要的皮囊流血致死。

 

“五年。”良久之后恶魔退步了。

Sam终于笑着伸出颤抖的手臂,结束了最后一点的咒语仪式然后晕了过去。

 

 

确定了Dean,爸爸和Bobby都安然无恙之后他和穿着Alex皮囊的恶魔一起回到地堡,确定恶魔遵守了约定的最后一环——Henry。

 

Sam偷瞄着身旁恶魔的侧脸,他穿着Alex的皮囊,但在不再假装之后整个人和Alex气质完全不一样,给人凛冽而狡猾的感觉。

“你在看什么,,,,,,小鬼。”恶魔把车停进了车库。

“你的脸,烂掉了。”Sam如实回答道,虽然它治好了自己的伤但恶魔的一举一动还是让他觉得心惊肉跳的恐怖。

“放心,等我用了你的身体,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它舔了舔嘴唇,Alex从不这样舔嘴唇。

“所以,你不怕圣水和恶魔子弹吗?”Sam想起一路来它接触各种猎人的武器都一脸风平浪静的表情,这明显让他放低了戒心。

“你不能直接这样问一个恶魔这种问题,你觉得我会把能致我于死地的武器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告诉你吗?”这种不可一世的表情真不适合Alex,Sam偷偷想到。

“所以,是有这种东西的,”Sam推理道:“能真正杀死你的武器。”

恶魔笑了,“我给你五年时间纯粹是觉得你这十五岁的小孩身材,”恶魔停下脚步上下打量着Sam,“当魔王也太没有威慑力了。”

恶魔弯下腰又凑近了些在Sam耳边轻声补充道:“虽然我也很喜欢这年轻的软软的身体。”

“我会找到的,杀掉你的方法。”Sam被恶魔吓的一边猛的后退一边恶狠狠的威胁道。

 

他们来到地下室以前Sam做测试的房间里,Henry正躺在墙角,有如睡着了一般。Sam扑到爷爷身边,触碰到爷爷温热的脸时他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记住了,不要白费劲想着逃跑,有了这个咒语就算你把自己烧成灰烬我也能找到你然后把你复活。”它抬手的一瞬间Sam感到手腕印有符咒的地方好似有一条隐形的铁链拉扯着他的皮肉,伴随着彻骨的疼痛。“还有,不要你啊喂啊的叫我,我是你尊贵的地狱之王,Lucifer。”

 

“那Alex怎么办?”Sam不予理会只是把爷爷紧搂在怀里看向恶魔。

“男孩,爷爷没有教过你不能太贪心吗?”转眼之间恶魔就带着Alex的皮囊消失在了门边。

 

确定恶魔消失后Sam的身体完全瘫软在地上,他都没有发现自己抱住爷爷的双手抖的那么厉害。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