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啪嗒一声掉进了坑

AKF

Candy boy(七)

第七章

 

11:59分,Jared看着手机上的数字跳到12:00整,漆黑的房间里只有他面部的一小块被手机照亮着。

他想给Jensen打电话,Jensen告诉过Jared他能随时随地给自己打电话,只要他想。

 

他的脑海里满是早先他们分开的时候Jensen脸上的混杂着失落和不知所措的复杂表情,每天下午一起回家他们到了岔路口要分开的时候Jensen都会或淘气或温柔的揉乱自己的头发,但是今天,他只是笑了笑就转身离开了,留Jared一人站在原地感觉心里空唠唠的。

 

他还是拨通了电话,一边等待着一边按耐下脑子里‘万一Jensen现在根本就不想讲话呢?’的担忧。

 

几乎是手机开始振动的前一秒Jensen就拿起了手机,他望着手机屏幕,来电显示是他给Jared照的一张照片,照片上Jared正在和Chad比赛吃三明治,少年嘴里包满了食物费力的咀嚼着,嘴角还粘了一点点融化的芝士酱,神色认真的看着自己手中的三明治。

 

“Jensen?”手机里传来熟悉的声音。

“嗯?”Jensen把手机贴近耳畔。

 

“我就想问问.....你还好吗?”Jared在脑海中思索了一下合适的用词“你看起来有些沮丧,下午的时候。”

“那么明显哈?”Jensen换了个姿势继续躺回床上,电话那头有了片刻的沉默,Jensen仿佛可以听见Jared思考的声音,他一直都认为这小子思考的样子很可爱,可惜现在看不到。

 

“Mary几年前离开了,所以我不再学钢琴。”终于,Jensen打破了沉默。“准确的说,她的学生都离开了她,没有人再在Mary那里学钢琴了,所以她离开了。”

“想跟我讲讲吗,关于发生了什么事。”小心翼翼的语气,Jared继续等待着,有那么两分钟他们俩都没有说话,就那么静静的听着电话那头对方的呼吸声,终于Jensen叹了口气,说道:“上高中以前,我都在Mary那里学钢琴,我们弹搞怪的曲子,吃各种小点心,弹琴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

 

Jensen听着Jared的呼吸声慢慢放松了身体,继续说道:“我那时只是个孩子...但...就算我只是个孩子,我也能察觉到Mary在变得不对劲,她的手上和脸上时不时的出现淤青和割伤,当这些情况越来越明显的时候去她那里学琴的学生也越来越少了。”

“天哪...Jen,”Jared小声的感叹道。

 

“最后我也离开了她,在她的混蛋丈夫家暴她的时候,我什么都做不了,而其它人拒绝提供帮助。”

“我很抱歉,Jen...”他参加辩论比赛的口才在Jensen面前永远派不是用场。

“Mary搬走之后,她的学生们,这个社区还是一切如常,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语气里满是无奈。

 

“所以你今天下午看见她的时候才会那么吃惊。”Jared总结着,“你以为你不会再见到Mary了,对吗?”

 

“大概吧...”Jensen回答。

“Jen,虽然我不了解情况,但我觉得,这不是你的错。”Jared轻轻的说道。

 

“我在Mary那里学琴的时间不长,我说你听过我弹琴,记得吗?”他侧了侧身子,努力的找话题想要把Jensen从他的自责旋涡里拉出来:“我们见面那天就是我在Mary那里学的最后一天琴,那是我要去波兰的前一天。”

Jensen开始再一次的努力搜索自己的记忆,Jared继续说道:“我一下午几乎都在哭,你是我后面一个学生,说真的Jen,一个小孩边弹琴边哭的直冒鼻涕泡的样子你怎么能忘记!”他声音带着笑意的质问道。

“你就是那个边哭边弹琴的小孩?!”Jensen一下子坐起在床上,“想起来啦?”Jared感觉心里有股莫名的期待正在翻涌而出,“后来你还带我去买了冰淇淋,记得吗?”

“我记得,你的冰淇淋球还掉在地上了,然后我把我的给了你。”Jensen声音里出现了笑意,“这个我倒不记得了...”Jared有些不好意思了,“哦~你这个小负心汉!”Jensen假装失落的说道。

“但我记得你之后对我说的话。”

“那,我说了什么?”这个他是真的想不起来了。

Jared清了清嗓子,“在当时我要被迫和我的爸爸妈妈和我熟悉的老师和朋友分开简直和眼睁睁看着别人吃掉我辛苦要来的万圣节糖果一样让人绝望。”

“这听起来可真够绝望的:P”Jensen脸上傻兮兮的笑容越来越深,他们一起回忆小时候的事让他的心跳加速,这感觉很奇妙。

“就是很绝望啊!然后你出现了,拿着碎巧克力薄荷味冰淇淋,对我说‘向我保证只要我继续弹钢琴,我们就还会见面,和我的朋友们还有Mary。’”(还有你)Jared在心里默默的补充到。

“我是不是还说了什么每一首曲子都有灵魂,每一架钢琴都有魔法之类的话啊。”Jensen问道。

“说了,语气坚定。”他们同时笑出了声,,“嘿!当一个高你几个头还有钱请你吃冰淇淋的人一脸严肃的告诉你如何不会失去自己的朋友你就会信啊!”他认真的解释道。

“Jay,我现在有点担心是不是随便买包甘米熊糖什么的就能把你骗走。”

“那得看情况啦~要知道,糖果的诱惑可是不容小觑的:)”

Jensen发誓刚才Jared的语气绝对是认真的,搞不好真的会被拐走,“那我会站在你身边好好看着你的,不会让你因为一包甘米糖跟着坏人走掉的。”Jensen没有多加思考便脱口而出。

这让Jared的耳根红了起来,还好现在他躺在一片漆黑的卧室,还好Jensen不在他身边,但此时Jensen不在自己身边的想法又让Jared有些小失落。他想摸摸Jensen衬衣领子边露出的一点点白皙的皮肤,想紧紧的拥抱Jensen感受他温暖的呼吸还想亲吻他长长的睫毛...他知道这一切太超过了,他不能这样对一个如此照顾自己的学长抱有奇怪的幻想,这样太贪心了,贪心是不对的。

“你真是太贴心啦,老兄,但我不是一个四岁的小孩啦,如果你没有注意到的话,我都快一米九啦!”Jared笑着回答道,他得好好的珍惜他和Jensen友谊才行。

“哦,我们是的好好研究一下你的身高问题啦,长太高不好找女朋友的。”Jensen试探着。

“哦......”但是我不想找女朋友,我只想要你,Jaerd偷偷的想到。

“你别失落啊!我刚刚在开玩笑呢!女孩们最喜欢高个子的阳光男孩了!”听出了对方语气里的失落他连忙安慰道。

“那你呢?”Jared问道。

“什么?”一个意料之外的问题。

“我说:你有喜欢的类型吗?”Jared又一字一顿的重新说了一遍,“女孩...或男孩?”末了又加上这么一句。

 

Jensen愣住了,他的大脑里开始出现两个小人,一个说道:你还在等什么?都怎么久了,快告诉他啊!就是现在了!另一个看起来一脸惊慌:他只当你是朋友怎么办,你会吓到那孩子的,你告诉他了你的真实感受说不定你们朋友都做不成,Jared会失去他在这所学校仅有的2个朋友。

“Jensen?”Jared小心翼翼的寻问。

Jensen深吸了一口气,“你,等等。”说着他挂断了电话抓起外套冲出了家门。

 

等?等什么?电话这头的Jared看着显示着通话结束的手机屏幕一脸茫然,白灿灿的光晃的他眼睛难受,按熄了手机无力的继续躺回床上。他讨厌死了这样想东想西,因为一点小事开心半天或是失落的糖都不想吃,不知道每天都在期待些什么不切实际的东西,都怪自己贪心吧,自作自受,Jensen肯定发现了什么,他知道你对他那些奇怪逾越的想法,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才找借口挂断了电话。

 

Jared沮丧的翻了个身,手臂一挥把手机从床上扫了下去,‘我才不是什么高个子的阳光男孩,我只是个笨手笨脚的儍大个。’他自言自语道。

 

半个小时后Jared听到地板上的手机在呜呜的振动醒了过来,他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睡着了,能不能认认认真真的沮丧啊!竟然睡着了,一边吐槽着自己一边下床找手机。

“喂?”已经快要凌晨两点了,Jared皱了皱眉。

“Jared?”电话那头的人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Jen?你还好吗?怎么喘的那么厉害?”他开始有些担心了。

“出来,我在你家门口。”电话挂断了,干脆利落。

 哈?现在?这种半夜两点被暗恋的人叫出门的事还没有发生在小处男Jared身上,而且现在是凌晨两点,他的大脑是拒绝工作的,他只得抹了把脸套上毛衣和挂在门口的围巾走出了家门。

 

月亮出来了到处看起来都是亮亮的,门口的草坪泛着冷色的光,Jensen正站在他家门口,沐浴在月光下,一边喘气一边直愣愣的看着Jared。

“你怎么...”Jared走近Jensen,突然的冷空气让他打了个哆嗦。

“我觉得,”Jensen打断了他:“我觉得我接下来要说的事,,,应该,,当面跟你说,所以我就过来了。”

Jared的视线追随着Jensen额间的汗水,看着水滴滑过脸颊滴落在他胸前,月光下的Jensen看起来更白了。看的太认真以至于没有注意到Jensen又走近了一步侵入了他的私人距离。

“你刚刚问我,喜欢什么样的男孩或女孩,”他清了清嗓子,Jared疑惑的点点头,安静的听着,“首先,我不喜欢女孩,这个选项你可以排除了。”

Jared开始觉得心跳加速了。

 

“其次,我对于任何身高矮于186,头发不是棕色,不喜欢吃糖,不会弹钢琴的家伙也不感兴趣。”Jensen一口气说完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

 

小镇的冬夜总是格外的安静,Jensen刚才的话却仿佛国庆节当日的烟花,震耳欲聋,每一个字都敲击在Jared的心脏上,让他颤抖不以,他小心翼翼的在脑海中把Jensen说的每一句话拼凑起来,不敢相信它们组合在一起的句子蕴含着怎样的意思。

 

Jensen看着Jared站在原地眼睛湿湿的发着呆,他很想现在就抱住Jared,他很想,所以他就这么做了。

 

“我每天都会给你带很多很多糖,你以后只能跟着我走,听见了吗?”Jensen轻轻的抚上Jared的背,仿佛在温柔的安抚他又仿佛在宣称着占有权,但现在是凌晨,周围连个流浪猫都没有,所以Jared想大概是前者。“除了甘米熊我还要彩虹糖,跳跳糖和巧克力。”Jared小声的回答。

“没问题:)”Jared的围巾让他想打喷嚏但他一点儿也不想放开怀里的人,直到Jared把他推开又把他拉进一个绵长的吻里。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