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啪嗒一声掉进了坑

AKF

You are the blood of my blood{兄弟交换身份梗}[十四]完结撒花~

第十四章

Dean一整个上午都感觉很棒,好像终于做对了一件早就该做的事一样,他爱上了自己的血亲弟弟,而自己的兄弟也爱着自己,他以为会因为乱伦而感到恶心或者愧疚,但感觉只是该死的对,一种走了许多冤路后终于回归正轨的感觉。但以往的经验让他不敢放任自己沉浸在这种甜蜜里,眼前依旧摆着许许多多的问题,想把他脱离这条美好的有Sammy存在的道路。然后他就得到了通知下午要去模拟太空舱做首次全接触模拟训练。

进入模拟舱后Dean开始感觉到不舒服,随着舱内压力的增加身体的负荷也开始越来越重,Dean开始全身用力,肌肉紧张,整个人收得像一块铁,以前也是做过压力训练的,但这次比以往都来的更加真实,当舱内的压力升到三四十公里的压力时,舱内开始剧烈抖动,Dean是这方面的专家,他知道人体对10赫兹以下的低频振动十分敏感,他的内脏开始产生共振了,振动开始叠加然后以曲线形式发生变化,以他完全不能承受的方式,痛苦越来越强烈,Dean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要碎了,身体在承受着极端的痛苦时,脑子还是清醒的,他想到了自己的弟弟,他们一起在林子里疯跑的少年时光,细节开始变得真实,几十秒后痛苦开始减轻,模拟结束。*

*因为本人完全不懂这方面的知识,所以这一段的描写参考了杨利伟的自传《天地九重》:)

 

Dean看到自己不是唯一一个仿佛经历了几十秒地狱的人,从舱内出来的人个个都脸色苍白,他勉强支撑着自己做完测试后的简易体检,便向休息室走去,他的嘴角开始溢出鲜血,几乎站不稳了,他靠在了一旁的墙上,看都没有看就打开旁边房间的门几乎刚关上门就倒了下去,在意识渐渐消散前一分钟他还不愿示弱的坚持着,想着Sammy看到自己这个样子一定会超生气的。

当Dean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正一个人躺在医院的病房里,眼前不再是晕倒之前看到的那个混乱不堪的杂货间。手臂上输着液体,手指连着一旁的心率监测仪,身体正体会着前所未有的疲倦,但他急切的想知道Sam在哪,现在怎么样了,这时医生走了进来,“Sam winchester?”“是我。”他的脑袋正在嗡嗡作响,“你被送来医院的时候情况很糟糕,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医生拿出床尾的病例板开始刷刷刷的写着什么,“现在有些头晕想吐,五脏六腑都像移了位,还有,很累。”他对自己的感受和盘托出,想着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你的内脏受到很强的共振影响,你的上司说你昨天下午进行了模拟训练对吧,想吐是正常的,我们检查了你的头部,内部没有明显的损伤但还要观察,很幸运主要器官没有出血,累是因为心脏负荷过大,但你的身体是不能再承受这样的训练的了。”医生在认真的解释着,他安静的听着,一条又一条,“Winchester先生,你这样的病人我也不是第一次遇见了,希望你能清楚自己的状况爱惜自己的身体,配合治疗。”医生放下手中的板子离开了。Dean沉默着,到处寻找自己的手机,未果,才想起来手机是不准带入训练基地内部的,早在进去之前就拿出来和外套一起放在了更衣室。

护士进来查看吊瓶的时候Dean趁机问道:“是谁送我来这儿的?”“具体情况我不清楚,好像是你工作地方的保安发现的你然后打了电话叫了救护车,他刚走,你就醒过来了。”调好输液管的位置护士准备离开了,“我能借下你的手机打个电话吗?”Dean试图用自己尚且虚弱的声音和楚楚可怜的样子哄来一部手机,但护士不太吃这一套,“这里有医用仪器设备不能打电话,你可以等明天身体好些了去三楼餐厅打,那里有可以打电话。”Dean失望的垂下了肩膀。

半个小时后Dean看到了Sam毛茸茸乱糟糟的脑袋从门口冒了出来。

“Sammy!!!”他惊喜的叫到,Sam示意他小声一点,然后坐在一辆显然不是他们自己的轮椅上慢慢来到了Dean的病床边,Dean看着自己的弟弟,他看起来疲惫不堪,头发也乱翘着,“我一醒过来就想联系你来着,但是他们不准我在这里打......”Dean察觉到了Sammy的不对劲,话还没有说完声音就小了下去,“Sammy?”他伸出手去摸了摸弟弟的头,Sam一直把头低着,头发遮住了大半张脸,Dean看到Sam的肩膀抖动的越来越明显,病房里回荡着轻轻的抽泣声,Sam伸出双手拉下了Dean放在自己头顶的手,紧紧的握住,‘太好了,是暖的’他想着,明明开心的不得了眼泪却控制不住的往下落,他不想这样的,不想在Dean面前哭,但近两天的担忧与后怕终于攒到一块儿在看到Dean的时候爆发了,所以他拼命的把头底的底底的用刘海挡住自己已经被泪水浸湿的脸,Dean就任由Sam这样紧紧的握住自己的手,他能感受到温暖的水滴打湿了手掌。

然后他开口说:“Sammy,我要退出这个项目。”Sam抬起头满脸惊讶的看着Dean,Dean看着自己的弟弟满脸鼻涕眼泪的愣在那儿不由的笑出了声,“我说..”他正准备重复,“我听到了。”Sam用袖子擦了擦脸,“你真的想好了吗?Dean”。Dean伸手从床头抽出一张卫生纸开始帮忙擦Sam的小花脸,“我以为等我成功飞出了地球,亲眼看到了宇宙我就能向所有人证明自己,证明瑕疵人不比任何人差,”Dean的手停了下来,他望向Sam的眼睛,那是比祈祷更为虔诚的目光,眼里全是Dean,再无其他。“在模拟舱里的时候我以为我要死了,我想到了我们小时候的那片树林,那个树屋,”他的声音开始充满爱意,“然后我突然发现自己想不起来了,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任由自己的野心也好梦想也罢,我任由它们无限制的膨胀,变形,我的筹码为零所以我开始变成一个无所畏惧的赌徒。”Dean伸出另一只手抚上Sam的脸颊,“久而久之我自己也开始相信自己能做到,父亲母亲,家庭似乎变成了限制我的一块石头,挡在我面前,其实我内心开始享受这种阻碍所带来的痛苦,越多的阻碍会让成功的滋味越发美味诱人,我靠这种幻想过活着,”Sam眼中满是爱和怜悯,满得都要溢出来了,Dean很高兴他自己终于注意到了,并且发誓不会再放手。“然后你重新回到了我身边,提醒了我什么对于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我真正需要的东西。”他一口气说完了自己的告白,有些不好意思的等待着Sam的回应,他满脸鼻涕眼泪的弟弟就这样撑起身子吻住了Dean,他伸出手勾住了Sam的脖子,让一切都变得更美好了。

“你把鼻涕粘在我脸上了!”Dean笑着打趣sam,“才没有!我已经擦干净了!”Sam不甘示弱。“那么你是怎么在医院找到我的啊?”Dean问道,“就,找到了啊,这是离你公司最近的一个医院了。”他的语气有些小委屈,Dean露出了傻傻的笑容。

但其实他做的事远远不止这些,他找到了Dean的主治医师后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说了一遍两人身份的特殊状况,再加了上一点点医患隐私的小小威胁和一定数额的金钱诱惑终于成功的说服医生没有在Dean的,哦不,在Sam的病例上做上瑕疵人的标记,不然麻烦可就大了。

 

第二天晚些时候John和Bobby也赶来了医院,BOBBY接Sam回家去拿换洗衣物了,留下John在医院里守着Dean,John的话依旧很少,但Dean也不再是个年轻气盛的少年了,他能从父亲的行为举止之中看出他的心疼和担忧,在他第五次问Dean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时候Dean笑着告诉父亲他有些饿了,“你等等,我去问问医生你现在可以吃些什么。”说完就离开了病房,医生同意之后又在Dean的再三请求下John推着Dean来到了三楼的餐厅,John把Dean推到了靠窗的餐桌旁边安顿好Dean便开口道:“我能用一下你的手机吗?”小心翼翼的,“当然。”John递过自己的手机便离开去取餐了,Dean望着排队的父亲按下了Benny的手机号,几十秒之后电话接通了“喂?哪位?”“benny,我是Sam。”Dean解释道,“Sam?!你好些了吗?我还想下班来看你呢!早上听到其他人说你做模拟训练出事了还吓一跳呢!”benny的声音没有那么警惕了,“谢谢,我好多了,没有什么大问题,我想问问关于模拟的事?”“什么事?哦,如果你在问昨天模拟下来的情况你不用担心,除了你另外三人也没有来上班,都在家修养。”听电话另一头的声音Benny是在翻找什么资料,“这次模拟的效果不是很理想,除了你们的身体素质的考核还要把资料用在飞船的检修和技术的改进上,产生这么强烈的共振是大家都没有预料到的,早上他们已经重新开始开会着手解决这个问题了,不用担心。”“嗯,还有....你能帮我查一下训练基地保安室的电话吗?我想谢谢那个帮忙打了急救电话的人。”Dean看到John正在把食物端过来,又谢了benny一次并约好了出院一起喝酒才挂断了电话。

差不多刚好他吃完了盘子里的食物就收到了Benny的短信,一串号码和一个名字 。“我打完这个电话就回去。”他抱歉的看了看父亲,John也只是无奈的点了点头。

“你好,我是昨晚被送到医院去的那位,”他努力组织着语言,电话那头传来了稳重的男低音“听到你没事我很开心。”“真的很谢谢您,如果不是您发现了我又叫了救护车,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Dean真诚的表示着自己的感激之情,“其实,那天晚上多亏了一个年轻人,无论如何都要进去训练场,坚称他的猫跑进去了”说道这儿他笑出了声,“年轻人?”Dean问道,“是啊,一个杵着拐杖的年轻人,我告诉他那里面是苍蝇也飞不进去的,他死活不信,求我进去看看,都快哭了,我就答应他进去看看,才在更衣室旁边的储藏室发现了你,后来还和我一起送你去了医院,最后猫也不找了。”“总之还是很谢谢您,等我出院了再当面感谢。”Dean再次表示着感谢,电话那头也笑了“你更该感谢那个找猫的孩子。”“谢谢您,我会的。”挂掉电话他和John一起回到了病房。

深夜的病房里只能留一位家属,Sam说服了John和BOBBY离开,现在房间里只剩他和Dean了。Dean的病床很大容得下他和Dean两个人一起并排躺下,他靠在Dean身上看下午带来的书而Dean在一边玩Sam的头发上的卷儿一边看电视,电视声音被开的很低,时间都慢了下来。“找猫?哈~”Dean用手指穿过Sam棕色的头发,Sam放下书“你都知道啦?”“是啊,下午给基地那边打了电话。”Dean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Sam重新调整了一下肩膀的位置让自己躺的更舒服一些,“我当时急坏了。”他低声为自己辩解,“你怎么知道我去基地了?那可是临时通知的。”Dean问道,“我去了盖卡特大楼,查看了门口和停车场的监控录像。”Sam笑着说:“南边的训练大楼只有这一栋啊,很好找的。”一个小谎,他觉得自己的背都要废了而那栋楼一点也不好找。Dean沉默了许久,“Dean?”Sam轻声问道,“你不该这样做的,这样在凌晨一个人杵着拐杖到处找我。”Sam咬紧了自己的下唇,然后Dean低头吻了一下Sam的发心,“但是你救了我,”他抱紧了Sam,他的弟弟他的Sammy“一次又一次。”,而Sam觉得再没有比哥哥怀里更让他有归属感的地方了。

——END——

                                                         (真的很谢谢大家的喜欢和留言啊~)


评论(1)

热度(23)